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伪娘援交- 11。危险援交(四)

  不可思议的好运气,让小步再一次的躲过了贞操危机。

  也不算是贞操危机啦,毕竟第一次已经给了我,应该说躲过了被强暴的危机。
  客厅里众人一震错愕,接着哀鸿遍野,然后就有人成了出气包。

  「该死!谁叫你提醒她啦!」「差点就可以干到了!」「去死!」。

  刚刚出言提醒我的C男遭到无情的痛扁,我觉得他们乾脆让他换上女装然后上他算了,当作发泄嘛。

  在一阵难过后,A仔总算转过头来,对我说「算了,你快点决定要怎么干她吧」,手指着小步。

  我仍然穿着啦啦队服装  肤色丝袜  白色膝上袜,小步依然是水手服  黑膝
上袜  紧缚  各种玩具。

  「可以休息吗?既然是我随意决定的话」我很天真地问。

  「废话,当然不行,如果给你这样休息的话,我们还看屁啊」是C男回答我。
  「干!就是你害的,少在那边啰嗦」「闭嘴啦」。

  然后他又遭到众人围剿,A仔才说「不行,快干,不然就我们指定了」。
  我一时之间也想不到有什么,就说了「那就都来一点吧」。

  其他人没有意见,反正只要有得看就好,也没规定他们不能自己在旁边打手枪。

  小步还是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我轻轻在她耳边说「就随便玩玩吧」。

  小芷先移动到一旁站着,把我们坐着的沙发留给我们。

  我把仍被紧缚着的小步由坐姿推倒,接着拿掉绑着她嘴巴的布条,直接吻了上去。

  「喔喔~ 众人似乎有点兴奋,虽然知道我们是一男一女,但外表看起来还是十足的百合样。

  我一边吻她,一面调整跳蛋的开关,另一只手也没闲着,先把按摩棒拿开,玩弄她的股绳。

  小步呻吟起来,而我也可以感觉得到她的内裤比刚才还要更湿了。

  我拿掉跳蛋,把她的胸罩往下拉开,让她的胸部整个露出来,接着注意到她的乳头都已经直立起来了。

  我用嘴巴含住她的胸部,用手揉弄另一边,另一只手持续玩弄股绳。

  然后拿起按摩棒,刺激她的胸部和阴部,小步呻吟得更厉害了。

  此时我用眼角余光瞄了其他人,全都把手伸到自己的下体套弄着。

  小芷虽然没有在打手枪,但是她穿着紧身的体操服短裤,很明显看得出来她也正勃起着。

  我看到旁边还有绳子,就拿了一条接到小步的股绳上。

  然后我把她扶起来坐好,并解开绑着她脚的绳子,自己则躺在她面前的地上,要她帮我脚交。

  脚交的同时我也拉动着她的股绳持续给予阴部刺激,也感受得到她会一阵腿软,脚交施不上什么力气。

  不过她也只是第一次为人施行脚交,我忍不住想让她的每个第一次都成为我的东西。

  但马上就想到,她在下午已经被强迫口交过了。

  因为小步的脚使不上什么力气,所以我很快就起身,这次站在她面前让她为我口交。

  尽管也是不太熟练,毕竟在今天之前她完全没接触过这些事情,更别提亲自实行。

  但舌头的破坏力就很大了,让我很快就变得更有感觉。

  进入状态的我已经忘记自己目前处於伪娘的状态,只想好好来干上一发。
  於是我将小步的脸推开,接着再次玩弄她的股绳,确认她的内裤比刚刚又更湿了一点。

  接着就解开了她的股绳,然后把她的内裤脱到大腿。

  「不要……」小步轻声的呻吟,但她的阴部已经湿透了,让我觉得她这么说有些言不由衷。

  「喔喔~ 」众人第一次到小步的下体裸露出来,显得更兴奋,然后听到「啊」的一声,应该是谁不小心先射了。

  这时我也没多想什么,把自己本来稍微拉下来的丝袜和内裤给脱到大腿。
  接着就将勃起许久的生殖器直接插进了小步的阴道。

  「啊……」小步忍不住叫了出来,其他人听了更兴奋,而我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但还是开始抽插了起来。

  小步依旧被绑着,加上被我压在沙发上没办法抵抗,於是我抽插的更带劲,同时还吻上她的唇。

  一开始她还有些反抗,试着咬我的嘴,但很快的力道也渐渐弱了下来,变得有些享受。

  接下来也不知道又过了多久,我只知道在充分享受后,我将精液全数射在小步体内。

  「啊……」我和小步同时叫了出来,但意义完全不一样。

  小步大概是受到刺激才叫了出来,但我是这时才想起自己忘了什么- 又是保险套。

  刚刚在浴室里的内射还可以算是意外,但这次却是我自己的意志- 只是忘记有保险套。

  糟糕……短时间被我内射了两次,这样中奖的机率是不是也翻倍了……但这时候我无暇多想这个了。

  因为旁边打手枪的众人将身体都移动了过来,我心想会不会是兽性大发,要不顾游戏规则硬上了。

  於是我仍保持着插入的姿势,并用身体挡住小步,试图要保护她。

  不过过了一阵子,都没有什么动静,但突然感觉到大腿有点温热。

  我微微转头一看,除了C男以外的其他五人都围绕着我们,正对着我们打手枪。

  看来刚刚先射的是C男,他此时正懊恼的坐在原位上。

  我大腿的温热感是F男射在我腿上,接着其他人也陆续射在我身上,屁股,腿,背上。

  因为我尽量挡住了小步,所以她没有被波及到,我想尽量让这些人不会沾污到她。

  等他们全都回到原位坐好后,我才将生殖器从小步的体内抽出。

  小步仍在微微喘息着,她看着我的眼神十分迷茫,涣散,看上去有点荡漾的感觉。

  但她也轻轻在我耳边说「你居然又射在里面一次……要负责喔」。

  这句话如晴天霹雳般打在我身上,但毕竟是自己造成的,所以我微微点了个头。

  我将她扶起来坐好,并把她的内裤和胸罩都重新穿好,想了一下将股绳也重新绑上。

  尽管真的要干的话只要把股绳拿掉就好,但就是觉得这样可以多一点保护-也不知道哪来的想法。

  基本上就是把小步的状态回复到这轮开始之前,依然是被紧缚着。

  其实她只要被紧缚到下一次命令结束,基本上现在是可以解开了,但我却没想到这一层……

  除了小芷以外,大家在这一次都算爽过了,於是A仔就提议休息一下。
  我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我们是将近十点的时候开始的,现在也已经过半夜一点了。

  於是他们打算出去吃消夜,他们把我和小芷又重新绑好,不仅反绑了双手,还绑了胸绳,双脚也被紧紧绑住。

  小芷还被绑了股绳,是因为她穿体操服的缘故吗?

  我和小步的嘴巴都被塞了口球,小芷也被绑上布条。

  接着他们才全体出门去吃宵夜。

  由於我们都被绑住了,嘴巴也被堵住,因此在他们出门的期间我们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尽可能的把握时间休息。

  或许是性欲凌驾了食欲,他们出门才半小时左右就回来了,接着又要开始第十一轮游戏。

  由C男开始,这次他总算有得玩了,而且还是让小步为他打手枪。

  我暗地里感到一点可惜,小步终究还是没能全身而退。

  但换个角度想,能在这些人面前保护小步的贞操是最重要的,其他都只能勉为接受了。

  C男解开了小步被反绑的双手,小步则照指示伸手套弄C男的生殖器。
  其实我怀疑他是不是早泄,刚刚第一个射精,现在小步没套弄几下又射了。
  「你是不是早泄啊?」A仔提出了我正在想的问题。

    接着其他人大笑「哈哈哈」「早泄男」「到头来还是没得干」

  C男感到十分难为情,自己拿卫生纸擦拭生殖器后,穿好裤子坐回原位。
  小步也把手上的精液擦掉后重新坐回我身旁。

  接下来的三轮,又是小芷的三连发。

  看来他们真的除了C男之外,都净写些种口味的内容。

  第十二轮是小芷再次换上女仆装,被E男干了一发。

  接着第十三轮则是被A仔揉弄胸部  按摩棒刺激生殖器,并且要为A仔口交,结果双双射精。

  第十四轮则是全裸让D男干了一发。

  终於来到最后的第十五轮,A仔说「最后就由你们开始抽吧」小步缓缓将手伸往放着我们名字的洋芋片罐。

  「好好抽啊,没干到你我们大家可是不太痛快的」A仔补了一句。

  小步的身体抖了一下,接着眼光和我对上,她的眼神里却看不到害怕的意思。
  「我来结束它」这是我从她眼里看到的信息。

  接着她抓住了一根竹筷,抽出。。

  三十分钟后,在浴室里。

  我和小步已经沖洗完身体,正背对背靠着泡在浴缸里。

  小芷又是一个人在另一间浴室洗澡,A仔等六人已经都洗好了,应该只是随便沖沖而已吧。

  国王游戏的最后结果,是小步抽出了唯一一根救赎的竹筷「休息」最后又在众人的一阵错愕下结束了,当然对他们来说更多的是惋惜。

  国王游戏十五轮下来,小芷承受了大部分的籤运,我和小步算是运气很好的安然度过。

  现在时间已经接近凌晨三点,不过据他们说不会那么轻易让我们结束掉。
  明天的内容已经想好了,他们对着小步说「明天一定要干到你」其实他们大可可以直接硬上,毕竟连绑架都已经干出来了……不过也很感谢他们这么「好心」
  「你怎么那么有自信最后一定会抽到休息?」泡澡的时候我问小步。

  「每一次抽籤我都有在看,最后就记住那支竹筷的位置,还好没记错」小步回答后自己也笑了出来。

  这应该是安心的笑容吧,按照他们所说,第三天中午会放我们离开,所以我们只要再撑过明天和后天早上就好。

  「不过,」小步突然整个人转过身来,从背后抱住我,将头靠在我的肩膀上。
  「你刚刚居然又射在里面,这么想娶我回去吗?」她的右手架住我的下巴,左手慢慢的往我的下腹部游移。

  「那是意外啦……那时候太起劲了……对不起」感受到小步握住了我的生殖器,我刚刚的罪恶感又一口气冒了上来。

  「哼~ 感受不到诚意,我跟你女朋友告状好了~ 」感觉小步和稍早时候比起来,整个人都放松了许多,现在居然还有余韵可以开玩笑。

  「不仅被陌生的男人干,还内射了初次见面的少女两次,我想小羽应该会很~ 生气吧?」「呜呜……」被小步这样一讲,我都开始担心起来了……回去要怎么面对小羽呢……

  「不过呢,」她突然用很轻柔的口气说道。

  「反正第一次也射在里面了,第二次也是一样的吧?那要不要再来一次呀?」「咦?」我回头一看,小步的脸就在我面前,她的眼神是荡漾的。

  我忍不住吻了上去,同时揉了她的胸部,她也持续轻轻套弄着我的生殖器。
  「那……要做吗?」我小声问她。

  「嗯……想做」她回答的声音像蚊子一般细,脸上浮起一阵红晕,我相信跟泡太久没有关系。

  浴缸颇狭小的,最后让小步以趴跪姿跪在浴缸里,我则以双手扶着浴缸的两边,打算从后头插入。

  不过就在这时候。

  「你们要洗多久啊?赶快出来!」外头看守的不知道是谁,对着浴室里头大喊。

  「啊……」「看来是不行了呢,不过没关系,以后还有机会」「咦?」小步留下了难以理解的话语,率先出了浴缸。

  我和小步依旧穿上了短T  热裤  黑裤袜的打扮,被带回房间后看见穿着睡衣的小芷已经在里头了。

  因为只有小芷有穿睡衣睡觉的习惯,我和小步睡觉时都是穿普通的家居服。
  不过现在没有家居服,就还是以比较轻便的服装为主,但以防万一,还是包的比较紧一些。

  相较之下,小芷是不是太放松了点……

  接着他们将我们三人的双手都反绑,脚踝也绑了起来,留了句「明天会叫你们」之后就关灯离开房间。

  这张床足够让我们三人都睡在上头,但还是有点拥挤。

  小步也不断往我这里挤,我被夹在中间感到有点难受,就轻声说了「靠太过来了吧?」小步也轻轻回说「有什么关系,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还是说是女人比较对?」这不是重点吧……不过她也不会听我的,所以我只好示意小芷再挪一下。

  结果她已经睡着了……我轻轻叹了一口气。

  「干嘛叹气呀?是觉得刚刚没做到很可惜吗?」我将头转回原处,眼前就是小步的脸。

  「才不是啦!」「是喔……你不想跟我做啊……」「想啊!但是……」「那不然现在来做?」这句话好有吸引力……但我们手脚被绑着,还要脱下彼此的热裤,黑裤袜和内裤,这是份大工程。

  「骗你的,晚安!」小步看我似乎认真思考了起来,飞快地说完这句话后就将脸转了过去。

  「反正以后还会有机会嘛……」她嘀咕了这句,她是第二次说这句话了,究竟代表什么意思?

  我思考了一阵后,还是没想到答案,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隔天我们被叫醒的时候,已经是接近中午了。

  C男进来叫醒我们,然后说「准备一下,等一下要出门,一个小时候我们会再过来」。

  其实我已经醒来一段时间了,因为A仔的嗓门很大,他们稍早醒来后,在外面对话的声音也颇大声。

  而我又是浅眠的人,所以就被吵醒了,想稍微移动一下身体,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

  一方面是手脚还被绑着,另一方面是同样手脚被绑着的小步靠在我的胸口旁。
  我身后的小芷又睡得比较靠过来,等於我被夹在中间……又动弹不得,不是很舒服。

  我看着小步的睡脸,因为是素颜的关系,看起来年纪比较小一点,睡脸还蛮可爱的,让我想到晒太阳的猫咪。

  因为已经醒了,加上无法换个姿势,我也就没打算继续睡,同时也听到了外面的对话。

  从声音听起来似乎是A仔和C男,而他们的对话内容引起了我的注意。
  由於我没有听到全部,所以以我自己听到的片段来说,大致上是这样。
  他们一开始是真的单纯想以徵询模特儿的名义来找人紧缚,并拍摄照片。
  所以他们先在网路上po文,而他们意外的发现,我和小芷的援交文也在那时候po出了。

  他们稍微调查了一下,发现我和小芷援交的事情,然后一群人讨论之后决定改变计画。

  「反正找模特儿来拍照跟援交都是要花钱,那不如找援交的,除了拍照之外我们还有得干哩」。

  於是他们就找上了我们,但同时小步看到了徵求模特儿的文章也和他们连络。
  这让他们有些两难,最后决定一不做二不休,将我们两边都约在一起,同时进行。

  但小步那边约的是普通的绳缚摄影,自然不可能卷进我们的援交中,所以就只好用绑架的方式。

  其实这是犯罪吧……我听了好想吐槽,话说把我们绑在这监禁起来也已经是犯罪了。

  总之,我打算先以「援交」的形式来相信他们,所以态度上不知不觉变得合作了一点。

  至於小芷,她在我们被绑架后就已经打算把这作为「强硬的援交」,所以本来态度上就比较合作。

  小步则是刚睡醒,眼神还很迷茫,完全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

  C男说完,转身要离去的时候,我突然叫住他。

  「那个……我们要穿什么服装?」。

  C男回头看着我,说「对耶,差点忘了,三个人都换上制服,我们要先去准备今天的内容,一小时后会再过来」。

  「我们还被绑着,没办法换衣服啊……」这C男大概还少根筋……他听了才恍然大悟似的,又过来帮我们三人解开手脚的绳子。

  他关上门要离开时,又说「早餐放在客厅里,肚子饿就吃掉吧」。

  接着,听到走廊一阵脚步声,以及关上大门的声音,还有从外头锁上的声音。
  根据情况判断,目前这里除了我们三人以外应该没有其他人了。

  於是我们打算利用这些时间来探索一下这间屋子。

  如果能找到逃脱的方式自然最好,但没有的话其实根据刚刚听到的话来看,也不是什么很糟糕的情况。

  我先把刚刚听到的话告诉了小芷和小步,而她们的反应也很坦然。

  「那就跟我昨天想的一样,就当成是比较强硬的援交吧,既然还是有酬劳,那我无所谓」小芷拿起梳子,对着镜子梳起睡觉时压到的假发。

  「我也是没问题,就跟之前差不多吧,但是小步……」我仍然坐在床上,看着虽然已经清醒,但还是靠在我怀里的小步。

  「……如果他们说的是真的的话,那我还算可以接受」小步却说出了令我深感意外的话。

  「因为有钱拿吧?既然报酬还是会给,那我就比较能接受了,虽然是被绑架过来的,但这点就算了」看来小步比我想的要乐观一些,也可能是我自己的想法太悲观吧。

  「而且听起来他们还算可以沟通,或许他们可以让我只做本来的摄影内容,但我觉得跟你们一起也不坏」

  我们结束讨论后,就各自到浴室梳洗,接着来到客厅。

  我先到玄关看了一下,大门被从外面锁住,其实我们可以趁这时候从浴室的窗户向外面求援。

  但说不定像昨天一样,其实外面有人在看守,所以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客厅里,昨天的衣物已经全部重新挂回活动晒衣桿上,垃圾也都收进了角落的大垃圾袋里。

  看不出来这几个大男人还蛮有条理的……这让我有些意外。

  桌上仍然放着那几个洋芋片罐,还有三个三明治和三瓶矿泉水。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早餐吧,我们坐在沙发上不发一语,默默地吃着早餐。
  吃饱后我们拿起放在一旁的我们的包包,开始换上制服。

  我和小芷换上我们穿来的制服,我还是搭配黑裤袜,小芷则是黑丝袜。
  小步也穿上了昨天被绑架时穿的那套制服,搭配的同样是黑裤袜。

  因为穿的是制服,所以我们内衣裤都是穿白色的。

  换好衣服后,因为不知道今天会被要求做些什么,我们只是默默的坐在沙发上等待。

  过不久,他们一行人就回来了。

  看起来是刚吃完午餐,他们身上还有些油烟味。

  他们进到客厅后,看到我们三人已经换好制服,坐在沙发上,他们也就各自就坐。

  接着A仔说「那就开始今天的游戏吧」,然后就开始说明。

  今天我们要分三组行动,他们两人搭配我们其中一个人,也就是每组两男一女(?)。

  时间是从下午两点开始,一直到晚上十二点,每三个小时会集合换一次组。
  也就是说我们三人都会跟到三组不同的人。

  游戏的内容是,他们已经在三本笔记本上写上了三组的行动内容,他们说全部是随机的。

  举例来说,可能是我和A仔,B男一组,指令是在国小为A仔口交,完成后才进行下一个指令。

  行动的地点是这个城市的各处,因为他们准备了三台车好方便移动。

  不过行动的内容则是各式各样,而地点和指令都用贴纸贴住了,只有撕下贴纸才知道内容。

  每车都会有十个指令,全部三十个,我想应该是会有重複吧……

  全部结束后,他们会统计完成指令最多和最少的,然后给予奖励和惩罚(当然是指我们三人)。

  既然指令是随车固定,也就是说小步依旧会有被干的可能性……想到这点我不禁觉得有点难受。

  指令完成后他们会在后面做记号,如果换组时间到了,但指令正在进行中则视为失败。

  「这样都懂了吗?」A仔说明完后看着我们,我点点头,身旁的小芷和小步也微微点了头。

  其他人也都没有意见,於是他们就开始把道具搬出客厅,我猜应该是要移到车上吧。

  A仔,C男和E男留在客厅,他们似乎还有其他准备要做。

  「你们把手背到后头吧」A仔说。

  我们三人乖乖的把手背到背后,接着双手就被反绑了起来。

  然后我们又被绑了胸绳,接着他们从我们的背包里拿出换洗的内裤,分别塞进我们嘴哩,又在外头帮我们戴上了口罩。

  接着他们拿了一件大衣(我这时才注意到上面的校徽和小步身上穿的制服一样,看来是小步的制服大衣)披在小步身上。

  将扣子扣上,袖子塞进口袋里头,然后又从活动晒衣桿上拿了两件大衣同样给我和小芷披上。

  这样看起来我们三人就像是戴着口罩,手插口袋,实际上却是嘴巴被内裤塞住,双手被反绑着,还被绑了胸绳。

  接着又将我们的黑裤袜/ 丝袜脱到大腿。

  然后分别给小步紧紧绑了股绳/ 给我的生殖器黏上跳蛋/ 用假阳具插入小芷的后庭。

  再把我们的黑裤袜/ 丝袜重新穿上。

  尽管开关没有打开,但接下来我们要以这种姿态在外面一整天,难免还是会觉得有点紧张。

  而小步还是不太习惯股绳,脸颊已经开始有些泛红,呼吸也急促了起来。
  「都准备好了!」其他三人回到客厅里,看来是都准备完了。

  A仔说「我们这边也好了,那就来分组吧」。

  分组同样利用了昨天玩国王游戏的竹筷,很快的就分出了三组。

  A仔,E男和小芷 /B男,C男和小步 /D男,F男和我我们被带到玄关,分别穿上自己的皮鞋,然后被带下楼,外头已经停了三台车子。

  一台普通的轿车,一台休旅车,一台厢型车,分别对应的是小步/ 我/ 小芷。

  据他们说,因为组别和车子是固定的,所以该组的内容会比较固定。

  举例来说,轿车因为受限於车体较小,所以游戏内容就较少在车上,比较多是要下车执行。

  其他两种车型也有要下车执行的部分,但相对来说留在车上执行的会多一些。
  他们谈好下午五点在某处集合换组后,就分别把我们都推上了副驾驶座,然后各自开车带开。

  时间刚好是两点整,这次援交最刺激的一天就此开始。

               (待续)

  后记:

  目前的预定是下一篇12写完第二天的游戏,13则是第三天和结局的部分(不是长篇结局,是全结局)

  不过结局之后会再写一两个短篇把故事补足,像是结局之后的事情。

  虽然也讲过很多次了,结局已经想好了,那是我自己想到觉得最有趣的结局。
  不过结局并不是故事全部结束,会用短篇做真正的Ending。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