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孝](25) 第二十五章緊握 到了家,没有让父亲回家,父亲这次倒是一点没推辞,去 家里拿了点东西,就跟着我们回来了。 接着孩子回到家,父亲就和孙子开心的玩了起来,我把栗莉拉进屋里。 拉住她坐在床上,很郑重的问,“栗莉,告诉我,没事的,是不是发生了? 发生了什么?」 栗莉看着我严肃的样子,嘿嘿笑了起来。 然后说“什么也没发生,你以为我和父亲能够第一次就在你身边发生?你忘 了父亲是多么的爱你了?你忘了我是多么的爱你了?即使你的初衷是为了孝,但 是我俩做出了这件事,最大的对不起的就是你。 我们不会伤害你,而且还是当着你的面伤害。」 我很感动,眼睛都湿润了“那?」 栗莉继续说“其实,发生什么你都看到了,虽然后来你睡着了。 我用手勾勾父亲,父亲也就平躺了。 虽然有点不情愿,我们平躺之后就是握着彼此的手,从轻轻的握,到使劲的 握住,到轻轻的握住。 然后,什么也没说,看着房顶。 就那样。」 我说“啊!」 栗莉说“我感觉这样挺好的,至少父亲开始接受我了,而我也乐意去做了。 我越来越喜欢父亲了,我相信父亲也越来越喜欢我了。 我都有点谈恋爱的感觉了。 你是不是感到危险了?」 我说“我不知道!」 栗莉说“你忘了你以前说的了啊。 哈哈,小男人。 别怕,我不会不要你的”我说“呵呵,我对你有信心,对父亲有信心,对自 己有信心。 即使你们相爱了,我们会更加的相爱。 让父亲再体会一次恋爱,让我的爱人再体会一次恋爱,我想你们会很幸福, 我想我也会很幸福。」 栗莉说“嗯,别想太多了,在我的心里,只有一个男人是占着男人和女人之 间的爱的就是你。 对于孩子是母爱,对于父亲,如果是爱的话,也是因为你,因为亲情分离出 的爱。」 我抱住栗莉,此时还能说什么,此时只有幸福在心间涌动。 我又想问什么,栗莉说,“先收拾收拾,然后准备做饭,你陪孩子和爸去吧 。 有什么事晚上再说。」 父亲看到我,眼神还是有点闪躲的。 毕竟,刚才虽然没有太多身体接触,刚才的手握在一起,意味着父亲接受了 什么,不言而喻。 即使是栗莉赤裸的上身,也不是他主动的,也不是他接受的。 可是,这手握在一起,也就是他接受了。 和父亲一起和孩子玩,天真烂漫的孩子,让我们又回到了三代天伦之乐。 一切如故,晚上收拾妥当,又来到床上。 栗莉仍然在跟父亲沟通。 栗莉已经习惯扮演小夫妻的角色,来引导父亲,来了解父亲的心理。 父亲把白天的事情,和栗莉说了一边,栗莉很认真的看,并给予解释和回应 。 父亲说,虽然意识到温泉之旅可能要发生什么。 可是没想到自己竟然能够,这么直接的就去接受了。 从儿媳从屋里换衣服出来,那美丽的身材,让他眼前一亮。 那曲线真的是完美的,看过电视上的模特,他觉得,儿媳的身材比他们都要 完美。 虽然隔着一层纱,却更加有种难以言说的吸引。 当儿媳把那层啥脱掉,走进汤池的时候。 他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那托着乳房的乳罩太小了,更加把她的胸部向上托 ,那露出绝大部分的乳房,更加的大。 就像那天小夫妻给他发的照片,而且比那对乳房还大。 而竟然还发生了给儿媳按摩肩膀的镜头,他的心跳加速,他的呼吸无法均匀 ,摸着儿媳的肩膀,这是第一次这么直接的接触儿媳的皮肤,真的很滑很软。 而儿媳起身不慎滑倒在自己怀里的时候,两眼相对,他感到了儿媳的含情脉 脉,他感到了自己的眼神也出卖了自己。 他的心里已经有了儿媳的地方。 儿子今天的说话总是很放肆,不知道是没心没肺还是故意暗示,但是不管怎 样,不会去因为他的话,做不该做的事的。 可是,就在自己一再告诫自己不要乱了心神的时候,儿子竟然出去了,儿媳 竟然让我帮她拿手机。 可是,拿来手机,儿媳站起来的时候。 被惊呆了,儿媳也呆住了。 儿媳赤裸着上身站在我的面前,她的脸很红,那种羞涩很美。 她的乳房在阳光下,那么挺,乳头的乳晕还是粉红色,他的眼睛没有离开她 的乳房。 那真的太美了。 我知道她是故意的,可是我真的没法挪开眼神。 儿媳的话说又不是没见过,真真的告诉我了,过往那些和今天这些都是儿媳 安排的,她就是在勾引。 而儿媳竟然还有更进一步的动作,让我帮她带上,他当时真的不知道如何是 好了。 他是想走开的,可是要是走了,儿媳的脸会不会没法放下啊,他那是直接 的拒绝了,也就意味着她会想,公公认为儿媳是不好的人了。 可是,他真的认为儿媳是很好很好的女人。 可是,他的世俗观念为何就这么没了呢?他僵硬的做着动作,可是他没有做 过这个,怕碰到儿媳的身体,可是竟然真的碰到了她的乳房。 就那一刹那,手指传来了无尽的柔与欲望。 他想紧紧的抱住儿媳,把自己的手按在儿媳的乳房上,想去摸摸,想去揉揉 那对硕大的乳房,不止一次看到过的乳房。 可是他,没有,他虽然心里在呐喊,他的欲望在涌动,但是他的身体就是没 有动,因为思与行,无法同步。 而儿媳似乎是知道自己想的什么?还有进一步的动作,把自己的手按在了乳 房上,虽然她没有带着他的手揉动,但是就那么一下他就知足了。 那么大,那么柔软,那么坚挺,多么美好的事物。 他的手在颤抖,儿媳让他再泡会,他就机械的走动,他的脑袋已经不运转了 ,他的心里像是一切空白的。 他到了池子里坐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看着前方。 不知道过了多久,儿子和儿媳又回到了汤池。 他不敢看儿媳,更不敢看儿子,因为刚才他做了对不起儿子的事。 而儿子竟然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尽量的让气氛活跃起来。 他只能是心里默默的对儿子说对不起,为父为老不尊了。 儿子的插诨打科和故意赖皮,让气氛活跃了,也让儿媳和自己像是一个阵 线了。 而儿子无意中的动作,竟然让自己又一次抱住了儿媳,这次是拦腰而抱,两 个人又一次看着彼此的眼睛,似乎时间不转,空间不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了,感 受着彼此的呼吸,感受着彼此的心跳,如果没有儿子在身边,两唇也许就会吻在 一起。 还好儿子没有让这个动作保持太久,后面的游戏。 看来儿子真的是故意的,他竟然让玩嘴对嘴传接薯片,着都快成了接吻了。 儿媳的让我过去接,我真的不好意思,这是当着儿子的面,变相更自己的儿 媳亲密的接触啊。 虽然还有几厘米的距离,可是能感受彼此的呼吸,那么的近,儿媳的呼吸似 有芬芳。 可是,儿子还真坏,竟然把薯片吃了一半。 这是想干嘛呢?想让他和儿媳嘴对嘴,还是难为儿媳呢。 儿媳,真可爱,还凑着嘴,要和我交接,那简直就是吻了。 我赶紧躲,被她逼着都快倒了,她才作罢,虽然他们的笑声告诉我,儿媳是 在逗我呢。 但是,我还是有点紧张,可是他感觉儿媳真可爱,像个小女生。 既然他们放的开,我为何不放开玩的,虽然不能随心所欲,但是至少在和他 们在一起的时候,不越雷池就好,还是放开的享受和他们快乐时光吧,跟他们在 一起感觉自己也年轻了许多。 儿子的惩罚还很是总是故意让我和儿媳接触啊。 我只能托着儿媳,手在水里又一次碰到了儿媳的腰和后背,还是那么光滑, 年轻真的很好,年轻女人的身体真的很好。 气氛活跃了,一起就是开心的。 后来吃饭,我都适应了儿媳穿着比基尼的泳衣,她近乎赤裸,而我也是基本 的就一件短裤,还是紧身的。 从第一次到现在,儿媳的裸露上身,难道这是个渐进的过程,真难为儿媳了 ,竟然就这么慢慢的,让他接受了看她的身体。 可他也开始抚摸她的身体了,还是她安排的吗?难道,这个也会慢慢的适应 ,难道会慢慢的发展到……我不敢继续想下去,就让快乐的气氛沖淡自己的罪恶 感。 儿子要去睡觉了,他和儿媳简单的聊聊,吃点东西也去,可是却发现了儿子 横在床上,没有地方了。 他本来打算在外面躺一会的,可是儿媳的话语让他没法拒绝,心里没鬼为何 害怕在一起呢。 躺下之后,儿媳的身子传来一股幽香,很舒适的很淡的香气。 他们背靠着背,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紧张的心刚刚静了一点,儿媳竟然用 手指他的手指。 这是最直接的一次暗示,如果拒绝,就把手放到一边就好了,不是很大的拒 绝,也不会伤了儿媳的心就当无意的。 可是,儿媳再次勾他手指的时候,他的身体竟然不听自己头脑的指挥,也平 躺了。 他们的手竟然就握在了一起。 简短的歪头看了彼此,然后是淡淡的微笑,然后是握着手松松的,然后是紧 紧的,然后是松松的,就这么握着,什么也没做,看着天花板。 微笑挂着嘴边,就是微笑,像是相恋的甜蜜。 儿子的呼噜声响起,让现实重新回来,可是彼此还是牵着手,没有进一步的 动作。 因为两个人最亲近的人儿子在身边,因为这已经预示了,要发生什么,可是 不会是当时就发生,至少不会在儿子身边发生。 父亲感到了初恋的感觉,但是无论发生什么,无论是恋爱还是一种儿媳给予 的孝,他永远都不会伤害自己的儿子。 也许,这是很多出轨的人的借口,但是他心里知道,这个世界上,唯有儿子 是他的唯一。 而儿媳在她心里也越来越重,也越来越喜欢,甚至可能产生了爱慕。 看着父亲的话,妻子突然转过身,看着我说,“这是你预想的效果吗?」 我想了想回答说“效果更好,记得我说过,最初是让你用身体满足父亲的欲 望,其实那是好狭隘的。 随着一步步的推进,你既能满足父亲的生理欲望,还能满足父亲的心里需求 ,你是父亲下半辈子最快乐的所在,当然除了孙子以为的,另一种快乐。 而对于你,虽然我很爱很爱你,我虽然刚开始不能接受淫妻情节,后来慢慢 的我也看着你们的接触兴奋。 可是慢慢的我也在思考,这件事你付出了最多。 而你得到了什么?我这里,我会更加爱你,我会因为你的伟大而更加的呵护 你。 而父亲是另一个男人,他也会给你另一个男人生理和心里的满足。 这样,你就有两个男人呵护了,那不是更加的幸福吗?」 栗莉看着我,留下了泪水,我也很激动,栗莉来到我身边,抱住我,我们紧 紧的抱在一起。 我对栗莉说“要快乐,要享受这个过程了,虽然心里的煎熬还会有,但是你 尽量去享受吧。」 栗莉点了头。 我说,“别哭了,我问你。」 栗莉抬起头看着我。 我继续说“如果,现在让你去敲父亲的房门,你会吗?」 栗莉离开我的身体,正当我以为她要去敲门呢,真实吓我一跳,我刚要拉住 她了,我刚要说我只是假设。 可栗莉却坐在了电脑旁打了字“如果,你儿媳现在敲你的门,你会开吗?」 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会发生,栗莉这是真的准备去敲门吗?我无法猜测,我 觉得有可能,可是刚才他们说不会在我身边的发生第一次的啊。 可是,我还是没忍住,在床头很隐蔽的地方按了一个按钮,然后打开手机, 接通了无线接收,输入了账号密码。 打开了家里的监控设施。 父亲那边很很久没有动静,我打开父亲房间的监控,父亲屋里没开大灯。 床头灯开着,父亲坐在床上,笔记本放在腿上,好像抬着头看着前面我把手 机拿给栗莉。 栗莉瞪大眼睛看着我,说“这么清楚?天啊。」 我不想瞒着栗莉,把所有的地方,都给栗莉看了,栗莉说“啊,没有不能看 到的角落啊?安全吗?」 我说,“放心吧,我没有连接互联网,本来都接收到楼上的主机,我在主机 哪里设置了无限发射,但是只有一个带宽,只发射到我的这个手机里。 别人有账户和密码都没用,我这里还有个按钮呢,说着,指着那个隐秘的按 钮说,只有那个按钮按了,才有无线信号发射的。 ‘这时候,父亲想了很久终于给我们答案了’不会开的,我会说自己睡了。 虽然,我握了儿媳的手,虽然我心里已经接受儿媳了,就像我说的接受与行 动是两码事。」 栗莉回过头看向我,我说“你的答案呢?」 她指了指电脑屏幕。 我明白了,她的回到同样。 我问“既然你们都这么说,那怎么才能让你们迈出哪一步呢?」 栗莉说“我怎么会知道呢?你怎么把我的第一次骗去的?」 我回想了下,那是我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用了很多方法,慢慢循序渐进,从 牵手,接吻,到拥抱乱摸,到脱了衣服。 可是还是没机会,是有个周末,出去玩,下雨了,被淋湿了,没法回学校, 就在附近的宾馆换衣服弄干,然后我软磨硬泡,几经挑逗,才骗到手的。 我嘿嘿一笑,然后说“你们已经发展到了抚摸,裸露,摸乳了,下一步不就 是一个机会了?」 栗莉,扭了我一下,“你能不能在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稍微不要这么猥亵 啊,你知道你在讨论的是你的妻子和你的父亲吗?」 我嘿嘿笑,“我要是太严肃,你不就不敢偷人了?」 栗莉“你还来,我那是偷人吗?我那是被逼良为娼。」 我们就哈哈笑了起来。 然后我认真的说“是啊,却有个机会,要不然我躲出去,或者你单独去父亲 那里?」 栗莉“我觉得这不是重要的,你不在这里,可是我们的心里有你啊。 我觉得,我们需要的是一个机会,而且是个循序渐进的机会。 我们都还没有拥抱过,彼此抚摸过,就赤裸相对,不可能吧!」 我看着栗莉,我嘿嘿笑,没有说话。 栗莉说“你在干吗,这么渗人”我没有先说话,而是先摸了下她的下体,然 后说说“你下面又湿了,是不是很想了。」 栗莉打了我一下,然后说“你真龌龊,虽然我们现在可以平静的聊,可是这 是欲望的东西,这个是生理反应,很正常。 我不摸你了,你自己低头看看,你的下面的帐篷。」 我这才发现,自己的下面坚硬如铁啊。 我对栗莉说“刚才光顾着,和你探讨学术了,都忘了生理反应了,要不你去 ,要不你就陪我来一炮吧。」 栗莉说“你那天咋说的来着,要让我积蓄性能量?现在又要做爱,本姑娘不 伺候。」 看父亲那边,等了我们很久,没见我们反应,然后打了会字,跟我们说了晚 安,就躺下了。 我管了摄像头,然后打开父亲的日

记。 “如此混乱,违背了生活最初的认知。 如此下去,生活会如何发展。 善良、美丽、知性、活泼、可爱、性感,还有什么可以形容你的吗?我真的 越来越喜欢你了。 握着你的手,我知道意味着什么,可是我真的没法拒绝你。 对不起,孩子。 父亲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我的心乱了。 如果,这件事是你让她做的,我现在真的是希望这样,这样我的心虽然会更 愧疚,但是我知道,不会因为我影响了你们的生活。 可是,这比我和栗莉的事更难以理解了,难道孩子你就是为了尽孝?我本孤 松,风雨何来,扰我心。」 和栗莉看了看,知道父亲的心现在在激烈的斗争,我们没法帮他,小夫妻已 经为他尽量的开脱了,而现在的思想斗争是难免的,唯有找到那个机会,然事情 尽快完成,父亲的煎熬才会尽快的结束,也许另一个煎熬还回来,但是毕竟这个 会结束。 深情相拥,彼此吻安。 梦来袭,伊人与君舞,纷纷妖娆,絮缠绵。 【未完待续】 下章预告:第二十六章抚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