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晃如烟之官场风云篇】(17-18)【作者:第三印象派】

发布日期:2018-06-25  来源:

字数:50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十七)醉  整整一天,李志阳的办公室被各种人员踏平了门槛。这些人有来恭喜的,有来巴结的,还有来贿赂的。不过,都被李志阳一一花解了。直到下班了,这才给朱洁打了一个电话说晚上在外面吃饭,让她一起过来被朱洁拒绝了。因为朱洁单位里的同事,要请朱洁出去吃饭。无奈,彼此关心了几句便匆匆地挂上了通话。  下午17点45分时,李志阳便站在茉莉花酒店的大厅门口,等待着几位领导过来。而在他的身后,跟站着陈武。18点时,郭副书记等一行人准时出现在了酒店门口,李志阳和陈武马上迎了上去。  简单地介绍了一下陈武,一行人便进了酒店。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郭副书记已经有些微醉,而其他人早已经醉得不成样子。李志阳一直在暗中观察着,他的酒都让陈武顶了上去。而陈武也不负所望,硬是将郭副书记等一行人全部搞倒。  郭副书记被工作人员搀扶着,李志阳明显感觉到不同于上次的装醉。郭副书记一直握着陈武的手,要和他结拜成为兄弟。好在随行人员还有几位清醒的,找了个理由硬是将郭副书记给送上了车。郭副书记的车一走,其他的人员也作鸟兽散了。  「李主任,不是!李书记。谢谢您!我陈武以后就是您的一条狗,您说去哪我就去哪。」陈武有些醉意了,嘴里也开始胡言乱语起来。  「行行行,在外面叫我李哥。以后,咱们就是真正的兄弟了。不能说谁是谁的奴才,更不能说是狗。明白吗?」李志阳扶着摇摇晃晃地陈武说道。  「报告李书记,小武记住了。」陈武听到这里,立刻收住脚步行了一个军礼。  「行了,行了!你家住哪?我送你回去。」李志阳一面扶着陈武,一面问道。  「不用,李书记!我自己能回去。不用您送!呼—噜~」陈武听到这里,连连摆手不让李志阳送他,话音未落便睡着了。  「什么情况?喂,陈武醒醒~」这下弄得李志阳一脸的尴尬,使劲摇了一阵。陈武睡得像头死猪一般,无奈只好将陈武放在一边,掏出手机给曾秘书打去电话。  「李书记,您有什么指示!」手机响过三声以后,曾秘书的声音如期而致。  「曾秘书,你现在马上来一下茉莉花酒店,给你25分钟。」李志阳很简单地交代一下,也不等曾秘书的回复便挂了手机。  「李书记!」十五分钟后曾秘书准时出现在了李志阳的面前。  「你知道不知道陈武的家住哪里?」李志阳双手叉腰问道。  「李书记,您尽管回去吧,陈武就交给我!」曾秘书看了看躺在沙发上的陈武,说道。  「那好,麻烦你了!到了陈武家就打个电话给我。你回到家了,也要报个平安给我。」李志阳放下叉着的双手,看了看陈武又看了看曾秘书说道。  「明白!」曾秘书点点头。  「辛苦你了!」李志阳拍了拍曾秘书的肩膀,亲切地说道。  「不辛苦!李书记,您慢走。」曾秘书被李志阳这样一拍,只感觉热血沸腾,更加坚定地说道。  李志阳点了点头,便向停车场走去。顺便掏出手机,给朱洁拔了一个电话。  「对不起!你拔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再播……」听筒里传来电脑冰冷的声音。  「这家伙是去哪里吃饭去了?电话都接不通?」李志阳无奈地挂了电话。无奈之下,发了一条信息:告诉朱洁少喝一点,自己已经回酒店了。然后,直接找到车上车,便启动着车向酒店行驶去。  回到酒店,李志阳按部就班的先去冲了凉。将脏衣物换了下来,丢到旧衣物收纳箱里。系上浴袍然后回到客厅,先泡了一杯清茶,接着将自己带来的笔记本电脑打开。浏览了一会公文报告,又查看了一下第二天的日程安排。在确认无异后,便又进入到政府系统中去了解一下安源县的情况。  「咚咚……」正当李志阳正在研究文档时,突然传来敲门声。  无奈只好离开座位,走到房门口。先通过猫眼望外一看,原来是朱洁被几位同事送了过来。  「咔~」随着门锁声响起,朱洁和同事便出现在门前。  「李主任,不好意思啊!我叫程辉,是单位的工会主席。今天单位聚餐,朱洁喝醉了。我们几个人送她过来!」看到门打开了,一个红光满面的却有些秃发,年纪40-50之间的中年人,大腹翩翩地走了出来,对着李志阳介绍着情况。  「哦!程主席啊。您好,请进请进!不好意思,麻烦您们送过来。」李志阳伸出右手两人握了一下手,笑着说道。  「没事,没事!这是应该的。我们也不好意思,因为大家太开心了。就让朱洁同志喝多了,实在是对不起!您看将朱太太放哪里呢?」程主席一边表示着歉意,一边询问将朱洁放在哪里。  「就放她到床上躺着吧!有劳了。小心,轻一点!」李志阳指了指大床说道。  「好的!」程主席指挥着下属将朱洁放在床上。  「真是太麻烦你们了,喝杯茶吧!」李志阳看着朱洁躺在床上后,对着要离开众人说道。  「不用不用,李主任平时也是比较忙的。我们就不多打扰了,人是安全到达了。那我们就走了!」程主席一边推辞着,一面随着众人往房门走去。  「那行,我就不强留各位了!辛苦了。路上小心一点!」李志阳微笑着送众人走出房门。  「没事,李主任早点休息!」程主席说着便要走。  「辛苦!辛苦!本来今晚上给小朱打了电话,可是无法接通。不然,也不会麻烦各位了!」李志阳送着众人,脸带歉间地说道。  「这个李主任就不要自责了,今天单位是在天纵山庄组织的活动,那里是郊区,信号确实不好!您看,我这也有好多的电话没有接到。」程主席掏出自己的手机,给李志阳看了看笑着说道。他的语音未落,就听到一阵「叮咚」声。手机上又显示了一条短信,提有未接电话。  「您看,程主席这是多心了。那麻烦你们了,谢谢各位了!后会有期!」来到门口,李志阳抱了抱拳,笑着对大家告辞目送着众人的离开。  「李主任,那我们先走了,后会有期!不送了。」程主席摆了摆手,便向电梯走去。  直到看到程主席等人坐上电梯,电梯门关上了。李志阳这才转身关了房门,快步来到床边。              (十八)印迹  「老公,渴~口渴!」朱洁闭着眼睛,在那里胡乱摇着头轻声喊着。  「来来来,喝口水!」李志明听到这里,立马从茶几上倒来一杯温水。坐到床边,扶着朱洁坐在自己怀里,将杯子的温水递到朱洁的嘴边慢慢带她灌了下去。  「咕咚~咕咚~」朱洁就像一个在沙漠中久渴的旅人,终于喝到甘甜的清水一般,大口大口地喝着温水,发出很大的喝水声。  「慢点,慢点!你这是喝了多少啊。」李志阳看着朱洁将杯中的温水一点一点地饮尽,不由得又心疼又气愤地说道。  「额!不多,就1瓶白的,5支红的,还有?额~额~好多好多啤的!」朱洁喝完水,一抹嘴巴在那里手舞足蹈地说道。  「好好好~好多好多啤的!睡觉。」听到这里李志阳不由得心里一惊:乖乖,比自己还能喝,难怪醉成这个样子。可是,重点是现在还能说出自己发生的事情。这女人的酒量,可真真不能小看。  「老公,抱抱!我要抱着睡。」朱洁闭着眼睛,在那里傻笑着说道。  「那也得我把杯子放好来啊!」李志阳在朱洁的背后放上几个枕头,让她半躺在床上,然后温柔地说道。  「嘿嘿嘿……还是老公好!」朱洁闭着眼睛,躺在那里傻笑着。  「唉!」李志阳看着朱洁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快步将水杯放好。又怕一会朱洁还要喝水,又加了一杯开水拿到床边。  为了让朱洁能睡的舒服,便先将她的外套脱掉。接着,将穿着的包裙也脱了下来。做完这一切,来到卫生间用拿了一条毛巾,用温水沾湿来,先在朱洁的脸上擦洗了一番。然后,拿着湿毛巾又来到卫生间,用温水重新清洗了一番。毛巾清洗完毕,又回到床边将毛巾伸进朱洁的衣服里,将她的身体又擦拭了一番。这才将擦拭过的毛巾,扔进卫生间的脏衣篓里。  折腾了半宿,听着朱洁均匀的鼾声。李志阳也感觉有些累了,关了电脑收拾好。也上了床准备睡觉,可是,朱洁的身上却散发出酒菜味混着烟味汗臭味还隐隐有一丝男性荷尔蒙的味道,让他无法安睡。  「男性荷尔蒙味道!」当大脑里冒出这个词时,原本昏昏沉沉的李志阳一下子清醒起来。  「怎么会出现这种味道?」李志阳唰地坐了起来,望了望沉睡的朱洁。  「是不是自己想太多了,大脑短路了造成了鼻子都有问题?会不会是自己昨晚的杰作呢?但是,明显这种气味不是自己的。」李志阳自我安慰着,但又自我推翻了道。  李志阳只感觉到大脑里一片空白,心情复杂的望着沉睡的朱洁。一下子睡意全无的李志阳思来想去决定:趁着朱洁现在什么都不知道的前提下,试着看看能不能找到证据。决心一定,李志阳便马上行动。  李志阳将头伸出已经侧身睡着的朱洁,先贴着朱洁穿着的毛衣从上往下闻去。闻遍整个上半身,除了香水味及烟酒菜汗味,并没其他气味。  「难道真的是自己想多了?」李志阳暗自问道。  如果上半身没有,那就极有可能是下半身了。想到这里,李志阳的头皮都有些发麻。如果真的是上半身的话,至少还能自我安慰一下。万一是下半身的话,那么这种气味代表那就是朱洁在酒醉下被人给……  不要乱想,不要乱想!李志阳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将调查重点放在了朱洁的下半身。还像刚才一样,先将盖在朱洁身上的被子掀开。然后,鼻子便贴着丝裤从小腹处慢慢向下闻去。  鼻腔里从一开始的香水味,慢慢变成香水味混合着一些汗香味。再下去,味道变成了香水味汗香味混合着淡淡的尿騒味。还伴着妇科洗液、淡淡的麝香味。整个阴部除了没有男性荷尔蒙的味道外,刚才其他的味道都有。这让李志阳有些百思不得其解?难道真的是自己想太多了。当他正准备放弃时,在大腿稍低的地方发现了一片白色的干涸印迹。  这下引起李志阳的注意,由于隐藏的比较好,一开始他并没有看到这里有什么。李志阳马上俯下身去,将鼻子凑了过去。顿时,整个鼻腔里充斥着精液味。不用说,刚才嗅到的男性荷尔蒙的味道就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  虽然找出了一个源头,但是,李志阳并没有因此而兴奋。相反,让他更加紧张。会不会还有第二个地方呢?心里这样想着,便在朱洁的丝袜上又反反复复仔细地检查了好几遍,确实没有再发现第二处,这才稍稍安下心。  看样子,有人趁着朱洁喝醉后只是对着她打了飞机,或是趁机在大腿内侧那里隔着丝裤摩擦着。不过,说起来这人的胆子也太大了。光是把自己的作案工具掏出来,还不被人知道。这是得多注意,多小心啊。也不知道这个是谁?做事小心谨慎又胆大包天。抛开事情姑且不提,光是这种心思就完全是个可塑之材。李志阳完全忘记了老婆被辱之事,反而像是发现了一个人才的伯乐。  也罢!既然没什么实质的进展。那就算了,猥亵这种事情见多了。想这么多干嘛,明天还要上班。李志阳想到这里,确实感觉自己的睡意来临。于是,将朱洁的被子盖好。又从柜子里拿了一套被子和枕头,抱着在沙发上睡着了。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相关链接: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欲海沉沦】【第一章】【作者:yao513 】